當前位置:首頁?>?頭條新聞

中國重塑對話-賈淕

發布時間:2021-02-07 10:49? 來源:中國網娛樂 ?? 責任編輯:王飛鵬 ?? 合作推廣:wfp@china.org.cn

type=0&appid=82_irej0pbo53&vid=1423_6ad1399d583249d7873d89f9a17be100


長發、清新御姐范,是我們見到這位華文映像集團總裁賈淕的第一印象。

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電影電視制片管理專業和英國金斯頓大學導演系。

出品人、制片人曾聯合投資《唐人街探案2》以及《巨齒鯊》《完美陌生人》等多部優秀外語片。

 

張楠:賈老師你好,我們都屬于在電影方面,以一個觀眾的身份來去看這個影視行業。這兩年大家知道從整個的疫情開始之前就已經進入到一個大家說“影視寒冬”你怎么理解?

賈淕:我覺得之前的“影視寒冬”應該是從創作層面上可能偏類似于一點小枯竭的“寒冬”。但現在的“影視寒冬”是現實類型,因為疫情的原因,所以是強制性的、現實性進入到的,這兩個還是有本質的區別的。

 

張楠:如果說沒有這場疫情的話影視行業這么快呈現頹勢?

賈淕:我覺得不會,但是可能這場疫情確實是加速了這個寒冬的到來。

 

張楠:強制性的加速它可能是一個這個行業的必然結果,但只是疫情它是一個加速器,可以這么理解嗎?

賈淕:其實我覺得這句話是相對的,其實這場疫情,我覺得也有特別好的一點,真正讓之前的一些可能是有一點點粗制濫造的,一些就是娛樂至上的一種趨勢得到了一個特別好的遏制。大家轉而把所有的精力真的是盡可能的放到一些內容制作上,包括一些全力的開發。我認為其實有的時候來講相對是一件好事,其實反而是有一點點偏良性的洗牌。但確實是也使得很多很優質的制作團隊,他們確實缺少了一些資金的支持,讓他們覺得有一些窘迫,但是一旦是迸發出來的這種創作能力以及成片的一種質量上來講的話,好的永遠是好的,一定還是會探頭的。

 

張楠:我聽一個物業公司的朋友說,空置率現在已經高達50%左右了,之前都是租用給這些影視創作公司和個人的一些明星工作室??罩寐蔬@么高導致他們肯定相對來說,有些公司已經算是可能經營不下去了,結束了這些公司的生命力。這個情況是不是像您剛才說的,影視的未來的從業團隊和前兩年的這種蓬勃發展比起來會有一個超級大幅度的縮減?

賈淕:我認為是的。并且我個人認為這種縮減是對行業有一定的良性的推動作用的。就不會再是那么的娛樂至上以及市場噱頭需要什么,就在短時間之內相對用心度會降低一些制作一些產品。

 

張楠:前兩年為什么會產生一個所謂這樣的繁榮的景象?你認為核心的問題出現在哪里?

賈淕:核心的問題我認為其實從也要分幾個方面來講。從宏觀上來講的話,可能是由于整個的市場經濟環境,我們知道之前的包括在地產包括地產金融經濟的有一點點下降的趨勢,其實對于我們影視娛樂行業是有一點抬頭的趨勢的,在這種大環境之下可能觀眾在下班之后,茶余飯后喜歡去看電影,喜歡看一些開開心心的有明星流量的這么一些片子,所以這個時候就有市場的供給行為了,影視從業者可能進入門檻也會偏低一些就有很多的人,看到了商機之后就不停的加入到整個過程當中來,盡快速的去做這樣的一個作品,就是為了一波票房,可能只要是明星卡司夠,短期之內就上映這種情況系數還是比較多的。

 

張楠:是資本導致的前兩年的娛樂化態勢的過速加劇導致了很多爛片,包括影視這種狂熱的過度繁榮?

賈淕:其實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的講是因為資本進來(導致了過度繁榮),資本是完全根據了市場的喜好進來的,其實還是整個經濟的大環境以及影視行業的抬頭,老百姓們對于電影這種喜聞樂見的一種文化消費形式,他們是認可接受的。所以這種情況之下可能外行的一些資本進入過來他們認為周期短回報快。

 

張楠:您在國外學過電影行業而且是導演專業,您從西方電影的這種發展歷史來看,中國這條軌跡和路線是否有點過于的跳躍了?

賈淕:這種路線一定是過于迅速的跳躍了,但是我認為只要它存在就是有一定的合理性。西方對于電影從某種層面上來講可能跟他們的價值觀有關系,他們認為電影就是一門藝術,做藝術的話就是要兢兢業業的把你所有的關注力持續性的、常年的做這么一樣事情上,可能如果這個事情進入到了中國的狀態之下,中國這兩年最近的經濟飛速蓬勃的發展,整個世界都是知道的,所以大家把電影變成了某種意義上的商品,但我們沒有辦法講這種商品的狀態是對還是錯。

 

張楠:如果你把西方的所謂電影藝術和您投資的這些電影里面您舉一部是讓你覺得藝術標準和商業標準都達到了的一部電影。

賈淕:這是一個糾結的問題,其實因為從我的自身的經歷上來講我的本科其實科班出身,我讀的是中央戲劇學院,所以我平常在跟團隊在跟公司也講,我喜歡的片子其實都是類似于西方偏文藝的一些藝術片包括之前的奧斯卡的《羅馬》也好我個人是喜歡這種片子的,但是屁股決定腦袋的時候你就要為了公司的一些資本運作去著想,永遠需要在兩者找到一個平衡點,這個是我特別難的一點。

 

張楠:通過中國電影藝術來去看的話,你希望自己在未來投資電影是什么樣的?比如說這個片子的藝術性角度來說它應該具備哪些條件?

賈淕:我覺得首先一部電影它是非常情感化的一種表達,我認為沒有需要去苛求一些方方面面的達到一個標準,首先我認為但凡好的電影,它所達到的技術上的一些創新,一些包括題材利益上的新穎,審美上的一些潮流的一些引領,這些是必須的。但是我覺得更多的它會有一些特征化的表達,特征化的東西以及本土化的東西,我認為是特別重要的。

 

張楠:公司來講投資一些電影包括去參與的電影是否會有你個人的色彩和情感在里面?

賈淕:說實話這個比例其實是有的,但是我已經把它控制在對于非常小。


張楠:一個觀眾在一部好的電影在一個合適的時間和心態里面,這個觀眾可能一輩子都會從他的世界觀、價值觀和感情觀慢慢的有變化,帶來一個積極的影響,這也是一生的延續,這是電影最偉大的地方。

賈淕:是的,我特別是認可。而且我當年考中戲跟我爸在討論的一個問題,也是我當年選擇的時候,他跟我講一句話,他說你一定要記住,如果你干了這一行之后,他給我提了一個要求他說你一定要特別的善良。我當時覺得這有什么關系嗎?他就說如果你干到這行之后,你的銀幕的所呈現出來的每一楨每一個狀態直接表達著你個人的一些情感,所以你一定要特別善良的去誘導別人,以后去做這件事情,這個是他當年跟我講的一個事情,所以這幾年我也一直在秉持著這個原則。但凡我看到了銀幕過程當中真的有善良的因素存在,我覺得是會讓我特別感動再有當下社會我們也去思考,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是一個價格最實惠、最方便的一種娛樂享受,和精神的一種接軌的方式。

 

張楠:您認為是不是好電影的意義,在絕大多數人生活中它占有這個位置很重要?

賈淕:我認為是這樣子的。而且我覺得一些影像化的傳輸表達可能會比一些其它的方式,會更加的直接。因為包括大家現在目前特別的忙,碎片化的時間學習整理,一些感受尤為重要。

 

張楠:所以這就像是之前剛才跟您講的特別希望的每一個片子,它不管是什么題材一定是善良的。有正能量的、有積極意義的我覺得這個才是電影一個特別好的本質。您跟我說完之后,肯定有很多的觀眾覺得今天看到一個如此知性、有立場、有態度的一個有自己的電影藝術夢想的美女電影人。



免責聲明:

中國網娛樂轉載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三极免费视频